这并不是一个开始。

这篇文章应该是3月4日写。两会各种加班,护肤品化妆品在冬天快结束的时候用光,其他三三两两的杂事,才拖到了今天。
或许写在最有欲望写作的时刻,会读起来更舒服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找了个借口,原谅自己。

2010年的3月4日我来到北京。考研成绩还没有出来,毫无自信的我靠着朋友向《南方周末》的周末说服爸爸妈妈,拖着近40公斤的行李箱来到北京。
然后在一个三月底一场大风雪中搬进离姐姐宿舍有大半个北京距离的旧房子的客厅。借了姐姐的羽绒服,没有热水袋,暖气奄奄一息,半夜还能听见风从门缝里毫无遮掩的冲进来。
感觉时间过得很慢。未来像荷叶上的露水,一点点爆烈的光,或者一阵软软的风都会轻而易举打落它。毫无征兆的,无法逃避的。

所谓的新闻理想,所谓出国的愿望。真的还存在吗?我到底想要什么。我回避了所有问我这个问题的人。我没有答案,我永远不会给你答案。这是我的事情,我有我自己的决定。

其实这些都是铺垫。

从8月开始,夏天拖着沉重的脚步不肯结束的时候我开始生病。然后不停的复发仿佛怎么都结束不了。9月初回家10月底再回来。来来回回在天上飞,看湛蓝天空的云朵和夏末夜晚的繁星,看秋天麦田变成死一般的寂静,城市里被风卷起的干黄枯燥的落叶。

漫长的冬天一旦开始,时间就停止了。
我又开始日复一日的奔波在城市的两端,幻想着会有一个怎样的结局或者根本不需要任何结局,我害怕它们需要我做出一个怎样艰难的选择,我害怕面对的不是这一天两天的生活了。

或许这种毫无意义的重温一年的生活会让人读起来毫无生气,甚至如同嚼蜡一般平淡无奇。而我只是想说,整整一年,我终于转正了。这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从广州来到北京,因为一两句话的事情换个行业然后走在自己无意中选择的道路上,面向着我着实一点点都看不清楚的远方。

事隔几天再写,所有的兴奋都已平复,没有一丝表达的欲望,只是这么空无的期待着。不知道期待什么。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期待。

我还是会离去。这并不是一个开始。我依旧在跋涉的路上。

THE STORY-Brandi Carlile
All of these lines across my face
Tell you the story
of who I am
So many stories
of where I’ve been
And how I got to
where I am
But these stories
don’t mean anything
When you’ve got no one
to tell them to
It’s true
I was made for you
I climbed across the mountain tops
Swam all across the ocean blue
I crossed all the lines
and I broke all the rules
But baby I broke them
all for you
Because even
when I was flat broke
You made me feel
like a million bucks
Yeah you do
and I was made for y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