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是忍不住要这样想想

新的一年又到了。可惜的是,每天的我都过着似乎完全相同的生活。这是一件既美好又可怕的事情。美好的是生活总是在一次又一次等待旅行、准备旅行、在旅行的路上,可怕的是我总是要忍不住要想想。想想生活还要怎样继续。

2011年的中国继续走在那条千百年来黄土都踏成田埂的老路上,一小部分人作威作福,一小部分人痛苦挣扎,大部分人沉默的低着头。这种景象从我开始自己真正的职业生涯之后逐渐清晰,于是我总是忍不住要想想,想想未来应该会怎样。

我想大多数人读完韩寒的“三大论”之后,在第一时间冒出各种2B的问题包括:“他是不是五毛啊”“他这次又想做什么啊”“哇!他不怕上名单啊”“怎么逻辑不通啊”之后,都会情不自禁的想到自己。我们讨论祖国的出路民族的未来,讨论民主自由法制,讨论移民留学访问学者,最终都要讨论回自己。在哪里结婚、将来去哪里定居、和爸爸妈妈离多远、小孩子在哪里生、在哪里养。最后要在哪里死去。

看上去这一切是那么现实,柴米油盐,养家户口,毫无浪漫、理想可言,与意识所在的范畴似乎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忽然的,我却觉得这不过就是一场旅行,整理行囊、打包装箱,只不过是要走过一段或长或短的路罢了。

于是,我总是忍不住要这样想想,想想自己每天还应该要怎样努力,怎样克服各种懒散和困乏,满足自己似乎永远不那么满足的内心,填补深深的恐惧和担忧。

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很多过去的朋友和同学,在漂亮的房间、漂亮的城市,在完全陌生的地方。慌慌张张的行走、吃饭、寻找,四下里张望。我常常做这样的梦,仿佛在另一个世界,我要更加匆忙。我拥有更多,慌慌张张的也丢掉了更多。

这也是令人恐惧的事情。恐惧的事情太多:租的小房间太冷,总觉得到处都不干净要不停的打扫,自己单词量太少,什么时候才能再多学一门语言,多看几本书,思考和写作要更有深度,当空气下降到零度要怎样控制自己的身体保持健康。小鸟飞过头顶上的蓝天时要怎样才能不那么羡慕。

我从16岁就开始不停地想要离开。于是不停的离开。其实我不想这样,但这才是出于内心的。我总是忍不住要这样想想,想上两三年,然后就离开。

PS:最近哭点好低。开心或者不开心都很容易被戳到泪点,常常随便看到什么,就很容易在办公桌前一个人偷偷的抹眼泪。真是相当讨厌的事情。

想家,想念过去的自己,想念朋友们,想念十一送回银川的狗狗。

想念曾经一起疯狂一起跨年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的朋友们,想念曾经永远都不会那么孤独,甚至连半夜抽烟都有susan在楼道里听我胡言乱语的日子。

如果成长要不断的走向孤独的终点,如果生活就是一条越走越窄的道路,那这样的坚持、狂奔到底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这些都不是这样,或者本不应该是这样,那又该怎样。

我总是忍不住要想想结局,结局却从来都在天那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