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夜的微光中

6月1日之后换了新的工作。于是很快8月就要来了。整整两个月生活只剩下工作、睡觉、吃饭、想着工作的事、工作、睡觉……还好,我最恐惧的,最担忧的,融入一个新环境的过程,应该逐渐就这样结束了。于是,一切就会回到我适宜的一切如故的感觉。

常常要写文章到很晚,写需要很多很多资料堆积起来的,在写之前我也一无所知的东西。写到一半时间就会停止,身体会的某个部位开始疼痛,随便翻出什么音乐都容易感伤,看到任何与回忆生活爱与恨生与死的东西都要哭出来。情绪和眼睛一样,变得敏感,遇见一点点日光就睁不开。

北京下了一场大雨,死了很多人。这场让亲人在城市的中心以一个难以理喻的方式生离死别的灾难,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我们总会告诉自己,生命会结束,以一种你无法预计的方式,但没有人会想到,是这种几近于奇幻的情节。那个夜晚合着雨水印在高架桥的深潭上的微光下面,是一个撞碎了头骨也没能为自己争取到再多一丝空气的中年男人,一个普通的路人,一个有女儿的爸爸,一个再也听不到妻子用扩音器一遍一遍在离自己不远的水边呼喊的丈夫。

可是我又在感慨着什么。感慨着某种未知的死亡,感慨着这个城市令人出离的愤怒,还是感慨着生命的流逝。我无法诉说清楚。甚至在怀疑,很多年过去,还会不会有人记起他,记起他被人抬出来时在路灯照耀下惨白的皮肤和没有表情的脸。哦,还有他的名字。

又是一个怎么写都写不完稿子的夜晚。来来回回听了好几遍Andrea Bocelli,我已经很累了。随着眼见的死亡逐渐增多,我时常觉得自己的生命越发沉重和不同。

或许新的生命马上就会开始。Fresh new, like us.

或许明天的我们就会截然不同。totally different, like u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