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是一个那么好的讲述者

从来没能完整的讲述出来一个故事,这可能和我并不喜欢小说,以及任何和故事有关的文字的关系。生活这样继续,如果每天都发生在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之中,那么故事本身便没有那么重要。

答应一个小朋友要写写他们的故事。以上的话也并非托词。或许即便是有读者,那么大家都希望看到精彩的文字,而我的博客本身,总是那么稀松平常,可有可无,若即若离。

这么想来,我听过很多人给我讲自己的经历。我身边那些奇奇怪怪的,各式各样的朋友,经历过的各种我想我这一生都不会经历过的事情。这本身是很美好的体验,以至于我时常想自己有天能不能把他们都记录下来,写一本书,叫rachel & her friends,真是一个无趣的标题。

相比起来那些夺人眼球的,跌宕起伏的故事而言,小朋友的故事就像落花和流水一样温柔缓慢。

一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因父辈关系甚好从小青梅竹马,随年岁增长而愈发羞怯。当女孩子刚上大一的时候来北京游玩,在北京读书的男孩子去地铁站接她。于是,在站台的人海中,他看见如同昂山素季一样优雅朴素,周身散发着桂花一般的光芒的女孩子。他们一起默默的走过很多街道和风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度过短暂的假期,然后在火车站送别。相互思念,又不知如何倾诉衷肠。

爱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又会诉诸于一种怎样的形态出现在我们的生命里。那样的光芒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日渐淡漠,还是愈发清晰?她从他身边走过,风吹过头发飘来的柔软的气息是否会永远停留?夜晚的丝丝想念是真实存在,还是仅仅是自己心中的幻觉?

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人可以回答。于是,日后的疏远,平淡,甚至争吵,厌倦,或者痛苦,纠结,扯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也多是缘于此。

我常常听到这样的故事,每一个倾诉者都是满怀着各种情绪,愤怒的纠结的恐慌的忧伤的怀疑的痛苦的,我没办法给他们答案甚至无法讲出安慰的话来。因为在这样的情绪背后,满满的全是美好的回忆。而面对那么美好的曾经,纵使是有无数看不清楚的现在和未来,又该怎样去抱怨呢。

我们终将会失去的,想到这里,本应要微笑的。这并不是悲观的,反而是明亮的现在。

我还是不知道该如何讲完。

在黎明的铜镜中

呈现的是黎明

猎鹰聚拢唯一的焦点

台风中心是宁静的

歌手如云的岸

只有冻成白玉的医院

低吟

在黎明的铜镜中

呈现的是黎明

水手从绝望的耐心里

体验到石头的幸福

天空的幸福

珍藏着一颗小小沙砾的

蚌壳的幸福

在黎明的铜镜中

呈现的是黎明

屋顶上的帆没有升起

木纹展开了大海的形态

我们隔着桌子相望

而最终要失去

我们之间这唯一的黎明

——北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