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09年的最后一个凌晨,我一如既往的没法入睡。早早关了电脑,继而再打开。辗转反侧又到了三四点钟。

常常在睡前翻圣经,随便翻到一页就开始阅读。我喜欢这样的阅读方式,我喜欢这样的书。可以从任何时候的任何一页开始,在任何时候的任何一页结束。每次遇到都像是似曾相识,每次遇到都像是初次相见。

我最不善于,也最不喜欢做的就是总结。或者计划。

因为一旦有了计划,我便被其所逼,时时刻刻都无法安心,总想超前完成,好让没有计划的时日早些到来。而我却常常会计划很多事情,我被自己紧紧相逼,很是疲惫。而一旦开始总结,在某一段自己划分的时间之后,我总是发现自己未曾作出任何让自己心悦诚服的改变,我不满于自己的进展,我不满于自己的付出,一切都不够,不够好,不够完美,一切都没有达到我希望让自己完成的样子。

也可以说这是一种鞭策,一种激励。而这样的心理过程却让我从来都未曾好好的休息,好好的缓一口气。我想我累了,没有结束,永远没有结束,一切都会不停的开始,我累了。

这是恍恍惚惚的一年,我在这个博客刚开始的时候,写道,离开了广州,我什么都没有带走,也什么都没有留下。一切都会流走,想要挽回的所有努力都会毫无意义。而如今,我却无法抑制的怀念那段时光,干净的地铁,温暖的面包店,糖果屋的木架子上放着漂亮的盒子,总是留恋在jusco,还有想要再去却再也没去的动物园。温润的南方总会在很多时候让我安心,安然与此,而凛冽的北风却让我太清醒,让我把这大片的天空和地平线看得太清楚。

看清了,便想的太远。于是,我累了。

喜欢翻看旧照片,尽管这么多年都没几张照片。从小就喜欢在去过的景点的同一处照相。上海植物园那个扇形的格窗,九寨里面幽静的小径旁的那片湛蓝的海子,祈年殿门口的汉白玉石阶,紫金山天文台古旧的楼门。如果时光流转,我或许会以为那里永远都没有改变。我的头发和高中刚毕业时候一样长,看着当时的照片,总有那么一个瞬间我以为自己还是那时的自己。

我害怕把时间的轨迹看的太清楚,所以,我总是试图在脑海里混淆这条清晰的脉络。当然,一切的一切,只存在一刹那。

这一年我要把自己当作一个超人。我要在这一年只做一件事情,也是我这辈子最恐惧的事情。我要在这一年考完所有我这个阶段能考的试。很多很多次考试,总有一次会有个能看得过去的成绩吧。总有一次能及格,总有一次能成功吧。

从小我就是这样的人,努力寻找各种学习应试的方法,不停的失败。最后还得靠时间,靠日日夜夜埋在书里面,靠死记硬背,靠着不断的打击和崩溃,然后获得那么一点点的成功的喜悦。把所有的快乐和轻松全部都抛弃,换得那一点点的安慰。我是个很笨的人。又是个永远不满足的完美主义者。还是一个对自己很苛刻很倔强的人。这是个巨大的杯具。

这个夜里,我很想有人能和我聊聊天,能和我说说话。可是没有。谢谢王佩老师,让我看得更清醒,让我不停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努力不流下来。

09年的最后一个凌晨,我忽然觉得自己很孤独,又忽然觉得很温暖。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尽管此时此刻,这里只有我一个。

@wangpei 最黑最黑的夜,只有自己一个人面对。所以孩子,你要学会坚强。相信你的精神力量经过这一次培养,足以面对未来任何突如其来的击打。

@wangpei 村上春树喜欢的一句话,送给你。Pain is inevitable.Suffering is optional. 你不能逃避痛苦,但可以选择不煎熬。

我要学会坚强。我这么对自己说了很多很多年。我还要继续对自己说很多很多年。我要常常抬头,望着夜空的星光,我要努力让自己走下去。前路渺茫不见远方,而身后早已无路可退。

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世纪1: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