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此爱你,这是我存在的意义。

一年多前写的一篇乐评,今天被翻了出来。

重新回头看自己的文章,难得有一篇是自己能够读下去的。回忆这个东西很奇怪,有时候会让我很欣喜,过去的自己竟然能写出让现在的自己也觉得不错的东西。有时候会让我很低落,过去的自己竟然写出这些不知所云的东西。

或许一直能够坚持写点东西,也是很希望能在未来的某一天翻回来,从过去的自己身上找一点安慰,或者是继续前进的动力。

我一直活在由过去的我,现在的我和未来的我,这样在不同时间轴上存在的自己,所组成的世界里。循环往复,不亦乐乎。

原文链接:

我如此爱你

2008-09-22 23:51:43
来自: Rachel
(我们需要一点时间来相见。)

勇敢的心的评论

从初一听鲍家街43号,到花火,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笑着哭。

刚好10年。

我相信人生没有那么多的10年,我更相信一个摇滚歌手更没有那么多的10年可以一直歌唱。

从来没有写过有关汪峰的一点点,即便是只言片语的东西。

然而,的确是在他之后,我才认识了唐朝,认识超载,认识了中国摇滚。之后开始听披头士,听涅槃,开始听COLDPLAY,一步步的走进了一个深远的,只属于灵魂的世界。

而今天看到了几乎所有的评论的都在说:他死了,他变了,他走了。

或者,中国摇滚死了,中国摇滚变了,中国根本就没有摇滚过。

我心头忽然一紧。

曾经的一切,都是源于他。源于汪峰,源于那首《迷路》,那首《窗台》,那首《美丽世界的孤儿》。有多少人,因为那些歌曲,在孤独的或者亢奋的夜里,静静低吟或者高声呼喊他的歌曲,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

我总是没法让自己怪罪他们。怪罪魔岩三杰的衰败,怪罪唐朝的老去,怪罪汪峰的商业化。只能自己默默的翻出10年前的那些专辑,听着年轻的他们,来自心底的呼喊。

默默的听花儿的第一张专辑,《幸福的旁边》。默默的听着听脆的鼓点和慵懒的声音。一点点都不敢去想,大张伟是怎么样拿个拖把在舞台上挥舞的情景。

或许,只能说,那些曾经热血的青春已经过去了,那个时代过去了。在我们从年少走上社会的时候,他们已经渐渐老去了。

他们曾经把自己的青春全部奉献给了音乐,献给了自己最初的理想。没有在80年代末随着大潮出国,没有在92年下海到深圳去经商,没有离开摇滚,没有离开过舞台。

他们与那些流行的乐手是多么的不同,没有鲜亮的包装和外表,只有一件旧旧的T恤,一把吉他,或者一对鼓槌。在地下室排练,在小小的酒吧,对着小小的一群人演出。

没钱走很远的路,没钱去远方,没钱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或许会有人说,汪峰就不是啊,看他多商业啊。

可是,他还是在唱着自己的歌,还是弹奏着自己的旋律。

或许也会有人说,坚持唱自己的歌的人很多。那些台湾的新锐小乐队,也在唱着自己的歌。

可是,在我眼里,这些正在老去的人,是中国摇滚唯一激扬过的那个年代的丰碑。不论以后的设备多么先进,不论有人打碟打的多么带劲,不论有人带了多大的一个交响乐团一起来演出。他们走过了那个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时代,他们就是唯一的。

有时候想一想我会想哭。可是我又觉得自己不能哭。

因为每个人都在坚持往前走,都在努力。

曾经,汪峰打开了一扇窗,一扇悲伤的,一扇苦涩的窗户。

而今天,他关上了那扇不停流连青春的窗户。离开那个房间,继续走向前了。用一颗勇敢的心,继续走在路上。

我如此爱你,这是我存在的意义。

我如此爱你,因此我站在这里。

我想。这个你,是音乐吧。

于是,我也继续往前走了。

亲爱的你看见远处那快岩石了吗

在潮汐中沉默地屹立着

像一个誓言永不哭泣

那就是我 是的那就是我

可现在当你走进了我的生命

我再也不想他那样坚定

即使一滴悄然飘落的小雨

也会让我不住的流下眼泪

我如此爱你 这是我存在的意义

我如此爱你 因此我站在这里

亲爱的你看见岸边那只鸽子了吗

在潮汐中孤独地凝望着

像一座雕像永不破碎

那就像我 是的那就像我

可现在当你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再也不像她那样坚强

即使一颗悄然划过的流星

也会使我莫名的开心哭泣

我如此爱你 这是我存在的意义

我如此爱你 因此我站在这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