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似少年时

没有春天的南方,不是南方。香港没有春天,淅淅沥沥的冬天的雨水过去之后,天气邹然变的炎热沉闷,打开房门,还有久久散不去的棉织品潮湿郁闷的气息,在一瞬间扑面而来。

我认识这个气味,那是去年夏天,我再次回到香港后房间里面的味道。让我感觉到无比恐慌的味道。

写不出温柔的文字的这一年,恍恍惚惚的写完了长长短短的英文论文,从原本就无比贫乏的词汇储备中,小心翼翼的搜罗出各种扭曲的说法,勉强表达着自己想法,试图掩盖一切无所谓的灰暗的消极的世界观,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本以为得到了还说得过去的成绩,却总是无意间得知,原来自己依旧是一个中等生。讨厌的独来独往的中等生,和大学时候的自己倒也没什么不同。

能够继续读书,原本是大学毕业之后最期待的事情。喜欢大学里面望不到尽头的图书馆,喜欢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青春的愉悦的充满期待的神采,喜欢总有大段大段的时间可以无所畏惧的沉浸在自己可笑的或者漫无边际的幻想中的生活,是在后来工作之后,能想到的最幸福的事情。如果可以有异域的风情,多样的文化交流和自由的表达,这是多么美好的场景。

可是很多时候,周围的世界远没法撼动内心深处的自己。于是,望不到头的图书馆饱含着无法阅读穷尽的无奈,那些青春的身影不再属于自己,大段大段的时间用来陷入写不出论文的恐慌以及再一次陷入职业选择中的厌倦。

当自己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完整的自己——你所拥有的社会角色,从妈妈的好女儿,爸爸的乖宝贝,变成了残缺的形态,纵然给你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又该以怎样的闲散的心情四处走,走到天将明的时刻呢?该如何去寻找一种自我认知,该以一种怎样的状态继续努力生活下去,才能够安慰自己,安慰妈妈,是我一直一直想不出来的问题。

我很想问问爸爸,孤独的死去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为什么每当想到这件事情,我的心里总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不断的挖,那种感觉很奇怪,明明是沉重的,却又如此虚无和不可名状。在陷入这种情绪半个小时之后,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的答案,他们说那是一瞬间,如果人是没有灵魂的,那你应该并没有什么感觉。如果人是有灵魂的,如果灵魂也会如此痛苦,那么死亡真的就是一件非常,非常令人恐惧的事情了。

我觉得自己要一直这么低落下去了。不过这是唯一令我感觉到舒适的状态,那就一直这样好了。我总是觉得很饿,想吃很多东西,等到很多东西摆在眼前,倒也吃不下太多。他们说这只不过是空虚的表现,不过我倒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能说出这句话的柳永,其实对生活还是充满期待的。至少还留恋着曾经的繁华。

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这样的景致,我到觉得恰似我心,适得其所。何必苦苦追忆少年时,你总会慢慢的失去自己曾经所拥有的所有的东西,以至于后来所得到的,相比之下都显得无足轻重了。

天亮了。果然这一天天又要开始,该做点什么好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