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漫长,遥不可知

我在想,自己是多少个夜晚反反复复的念着这句话。对于未来的期待和未知的恐惧,相互纠缠,蔓延在每一分每一秒。

每当自己心里与上帝的对话得以实现,或者以一种直接的方式显现在生命之中时,都会让我愈发恐惧。想起自己在盛夏还未结束时,念着自己即将开始一段漫长的旅行,于是这个月竟然真的阴差阳错的住了大半个月的酒店。不过是一个城市,从东到西从北到南,提着装着几乎全部家当的行李箱四处流浪。

居无定所,原来是一件如此令人焦虑的事情。

当四处都没法安家的时候,酒店突然成为一种寄托。原来,一栋写着自己名字的房子,或者写着自己名字的租约的房子,或者称之为“家”的地方,真的和一个可以喝水吃饭,躺在床上玩电脑的地方不一样。是另一种生活开始的象征,就在能把衣服全部挂在衣柜的那个瞬间。

 

电视台很新鲜,也很虚假。新鲜的是从没有做过的事,虚假的是人心之间莫名的暗流涌动。原来真的像是一栋围墙,你可以永远活在电视背后虚假的制造一切的世界里,活在自己拥有制造一切情绪的假象里,或者活在对墙外自由的世界的想往里。

而一切是否有意义,则是最后才需要考虑的问题。

 

在最美好的南粤的秋天,在这个像是北方最美好的夏末初秋无限延续的时空中,能够坐在车上一直奔向夕阳的方向,能够笑着跳着去向海边,能够微笑着皱着眉头流下泪来,我已经很知足了。

一起去听一首很美好的歌曲吧,一起喝一杯冰凉甜蜜的威士忌,一起在夜晚的树下、在城市恍惚的光影下、在浮躁的大街旁欢呼跳跃。我想要抓住自由的尾巴,好像一切很快就会消失了似得。

不。或许永远都不会完全消失。我不知道。或许,根本就没有永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Post Navigation